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帘影重重 风言风语

帘影重重 风言风语

(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此回中有两件物事是作者的明暗伏兵。明的是潘金莲家的帘子。上回已经提到,潘金莲喜欢在武大出门后在帘子下嗑瓜子儿,已伏下后面无数故事。此回潘金莲思想武二,西门庆思想潘金莲,一路帘影重重。
武松搬来家里居住,金莲见了,“强如拾得金宝一般欢喜”;其欣喜,唯有《红楼梦》第四十三回里,宝玉私自跑出去祭金钏儿,回来“众人真如得了凤凰一般”可堪比肩。武二比武大会做人,送嫂嫂一匹彩色缎子做衣裳,从此不论他归迟归早,金莲顿茶顿饭,服侍他十分周到。武松的态度也颇令人费解,金莲时常用言语撩拨他,他岂能没有感知?然后却在大雪飘飘的那天,不耐烦在外面交际回到家中。按说他明知此际哥哥外出做生意,嫂嫂独自在家。
 
那妇人独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望见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妇人推起帘子,迎着笑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挂心。”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将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子上。
 
我每看到这段描写,总是神伤。真如电影画面一般。帘外是白茫茫的大雪,乾坤混莽,吾正要和作者怪天地不公:买金偏撞不着卖金的。试想,婚姻不幸福的金莲,此际看到一条好汉似乎从天地中走来,从亘古中走来,怎能不心热如火?潘金莲推起了帘子,实在也是推开了欲望世界──那是洪荒以来人类的共同世界。而武松受人家的殷勤照拂, 若果真心无半点杂念,也许更坦然些,不会不要金莲接他的毡笠儿。
不知金莲家的帘子是何物所制?《水浒传》里说是“芦帘”,这里未言明,既然可以从帘子里看到外面世界,想来便是芦帘或竹帘一类。她再次在帘下看到武松,却是在西门庆死后,她因和陈经济胡混,被发落在王婆家。听闻武松要娶她回家和迎儿一家一计过日子,自己就跑了出来,一片旧心不改,真是欲乱神迷,浑然忘记是自己和西门庆毒杀了武大。
既然知道嫂嫂心意,就该早早避开,何必非要别人出乖露丑? 所以绣像本评点者说武松“不近人情”。正是他这种不顾人情的极端做法间接导致了自己兄长的死亡。若武松不是如此暴烈,西门庆和潘金莲未必定置武大于死地。甚至潘金莲和西门庆相识,也算因武松而起──是他要兄长早早归家下了帘子关上大门。这便是人生的吊诡之处。哪一个是因,哪一个是果,哪一个是好,哪一个是坏,其实未必能分得干干净净,清清楚楚。
 
就在那帘子底下,潘金莲的叉竿打在了西门庆头上。
 
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个眼色儿。
 
潘金莲看得倒是仔细。我们不要忘记,武松大雪里归家,穿的是鹦哥绿纻丝衲襖,正要显他的“冷”。西门庆穿得亦是绿罗褶儿,不过在春光明媚的三月,却显出生机勃发蠢蠢欲动的热力来。值得注意的还有那洒金川扇儿。我们知道是上一回里提到死去的卜志道送给西门庆的。这个伏笔作者显然埋得深心。因卜志道之死,补上了花子虚,逗引出李瓶儿。此回从金莲武二一段文字,又直接上西门庆,而不觉突兀,委实川扇之功。这扇子又出现在金莲和西门第一次幽会的现场,直到在第八回里被潘金莲撕了方了断了,她也终于嫁入了西门家。
此时西门庆只是一个生药铺东家,没有个一官半职。他看上了一个女人,尚肯付出一点心思。看他思想潘金莲,倒也令人想起“辗转反侧,寤寐思服”这句诗。他两日里七遍八遍往王婆家里跑,和这老太婆风言风语。这一段扯淡文字真的好看极了。要是以后有人要我解释风言风语,我必定要他去看这一段妙文。一个为色,一个为财。我计算了一下,头天,王婆让西门庆点梅汤,和合汤,第二天,偏等他自己要茶,再点两盏浓浓的稠茶给他。两人你来我往,都为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偏偏却不明言,等候对方入局。
到三十七回,西门庆已经家业倍增生子加官,他看上了另外一个有夫之妇王六儿,就只是直接让冯妈妈去问她肯不肯。“潘、驴、邓、小、闲”,他不需要样样俱全了,他只要拿他的钱去换一个女人的身体了。他以财谋色,她以色谋财。他们交欢竟是“威风迷翠榻,杀气琐鸳衾”。
距离三月时分,西门庆和潘金莲帘下的那一段艳遇已经如此久远。西门庆已经没有了任何温柔款洽之心,只剩下最原始凶狠的欲望。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