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文章归档 > 2014年十二月
2014年12月29日 10:44

gmail失联,有事请发这个邮箱zhuangqiush@163.com

明白有资产者为何要狡兔三窟了。咱们连个邮箱都保不住啊。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8日 20:29

帘影重重 风言风语

帘影重重 风言风语
(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此回中有两件物事是作者的明暗伏兵。明的是潘金莲家的帘子。上回已经提到,潘金莲喜欢在武大出门后在帘子下嗑瓜子儿,已伏下后面无数故事。此回潘金莲思想武二,西门庆思想潘金莲,一路帘影重重。
武松搬来家里居住,金莲见了,“强如拾得金宝一般欢喜”;其欣喜,唯有《红楼梦》第四十三回里,宝玉私自跑出去祭金钏儿,回来“众人真如得了凤凰一般”可堪比肩。武二比武大会做人,送嫂嫂一匹彩色缎子做衣裳,从此不论他归迟归早,金莲顿茶顿饭,服侍他十分周到。武松的态度也颇令人费解,金莲时常用......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2日 22:15

一个世界的消亡

(去年为《中国改革》杂志撰写的书评。王鼎钧先生的这四部回忆录,我以为是欲了解民国的必读书。书评刊出后,有幸得到王先生的回应。王先生文章在这里:http://magazine.caixin.com/2013-12-13/100617193.html)
 
一.
疯爷是兰陵最后一位进士唯一的公子,母亲不详。疯爷是酒疯子,七分醉意之后,使酒骂坐,歌哭无常。然而,看疯爷授诗解诗,却分明高明无比。
疯爷是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里最有华彩的人物。这个古典人物,在作者的现代叙述里重新获得了生命。
读四部曲,我对《昨天的云》领受最深。他所记述的那个乡绅主导的乡村社会,是我们如今完全陌生的世界。此前,我刚好读......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6日 15:00

《金瓶梅》的读法

我常想,如果是我来写《金瓶梅》,实在不知从何落笔。这部煌煌大著里,人物众多,事情纷繁,从哪一个人哪一件事说起呢?西门一家的吃穿住行,桩桩件件都不落下,难怪张竹坡会说,“读之,似有一人亲曾执笔在清河县前西门家,大大小小,前前后后,碗儿碟儿,一一记之,似真有其事,不敢谓为操笔伸纸做出来的。”我不曾在西门家待过,不曾记下西门家的大账簿,哪里知道哪一件事情才是大关目。

这位天才的作者却偏偏知道。起头便是上无父母中无兄弟下无儿孙(女儿不算)的西门庆要结拜十兄弟。这番结义,委实情热得可笑。明明是应......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6日 16:14

卢作孚:末路告别

1952年2月13日重庆《新华日报》头版左上角刊登了一则消息。新闻标题简单直接:“卢作孚自杀”,内容也极为简约:“民生公司民铎、民恒于2月5日与8日,相继被特务有意识破坏后,总经理卢作孚忽于8日晚自杀,内情未明,政府正竭力侦察中云云。”
 
彼时有多少重庆人读到了这条新闻?又有多少人暗暗推测前因后果?毕竟卢作孚是国内航运业巨头、四川省举足轻重的人物。
 
一.
五天前,59岁的卢作孚“平静”地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多年后,他的长孙卢晓雁回忆说,那是一个天色特别阴暗的下午。天还没有黑,回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