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文章归档 > 2015年01月
2015年01月20日 19:45

“我只靠着你作主”

第四回风流旖旎的气氛,至此一变为黑暗阴郁。人性之幽惨恶毒呈现无疑。金瓶开首便讲酒、色、财、气,第五回里一篇地狱文字,正是争气使然。郓哥被王婆打了,气不过,撺掇武大捉奸。他自然未曾为武大想过──若真为武大抱不平,一早便告知他了,不会单等到被王婆打了之后才发作。看他如何激武大,如何定计捉奸,真是一“乖觉”之人,又有智计。然而偏生是这等人,往往便是惹祸的班头。 武大死后,潘金莲托身西门庆,说“我的武大今...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8日 23:33

凡夫畏果,菩萨畏因

那是一个颇有点冒险的位置。 酒过三巡,王婆托言去买酒,为这两个郎情妾意浓极的男女明放一路。西门庆真是此中行家,故意拿武大来调笑金莲。这一段描写简直追魂夺魄:    这妇人见王婆去了,倒把椅儿扯开一边坐着,却只偷眼睃看。西门庆坐在对面,一径把那双涎瞪瞪的眼睛看着他,便又问道:“却才到忘了问娘子尊姓?”妇人便低着头带笑的回道:“姓武。”西门庆故做不听得,说道:“姓堵?”那妇人却把头又别转着,笑着低声说...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2日 21:27

婚外情的交易成本

清代有一位官员文龙,曾做过知县一类的官职。他对《金瓶梅》第三回的评价很有意思。他认为这一回写得太直,整个金莲和西门调情过程,早经王婆说破,下半部分不过敷衍成文,再说,“调情岂有定法乎?按着则例,依着步武,顺着次序,前去偷人,其不挨大耳刮子也,算是他祖宗有灵”。他说的确有道理,调情若只是按部就班,岂不失了意趣? 然作者终究是化工手笔,偏偏在重复里做出许多的花团锦簇来。前半部分王婆定计,五件事,十分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