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文章归档 > 2015年四月
2015年04月30日 20:23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武松和西门庆眼里,潘金莲皆是一个妖娆妇人,这是男人眼中看来。第九回又以吴月娘之眼打量初入西门家的金莲。新婚第二天,金莲穿一套艳服(想是先前武大死后西门庆为她在庙里置办的珠翠首饰衣服),来见正房吴月娘,而月娘亦早已听闻金莲的大名,两人正是一样存心。吴月娘细细看来,“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心内不由赞赏起丈夫的品味来,“果然生得标致,怪不得俺那强人爱他”。

金莲能得西门庆的爱重,完全是借助于自身的资源优势。看她入门之后,西门庆为她置办房舍,十六两银子买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9日 23:13

他不念咱,咱何曾不念他!

整个六月份,西门庆忙狠了,先是娶孟玉楼,然后嫁女儿。潘金莲真是“门儿倚遍,眼儿望穿”,不见伊人。一遍遍要王婆、迎儿去请,只不见他来。无奈脱下两只红绣鞋儿,打相思卦解闷。这里有一段小插曲,迎儿偷了一个角儿吃,被她狠打一通,马鞭子打,尖指甲掐。可怜了这小妮子,便是武大在时,也没有好日子过,如今做了潘金莲的出气筒。这是《金瓶梅》的好看处。它描摹人物,总是立体呈现。此时潘金莲的迁怒、狠毒,都令人不齿。偏偏第八回要写她的相思缠绵,完全是传统闺怨的路子。欢爱时的蜜意浓情,别离后的反侧辗转,有一种令读者也肠为之结的怅惘。
 
重托了玳安。长等短等不见来。金莲只好舍一根......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3日 14:57

放悲声唱到老

1704年六月,洪昇从南京乘船返回杭州,行至乌镇,赴宴归来。此番在南京的雅集果真是繁华排场,名动士林。江宁织造曹寅邀得江南江北一班儿名士,搬演《长生殿》三日三夜。洪昇独居上座,他与曹寅面前各自放着一本《长生殿》曲谱,优伶们唱一曲,他们便对着本子检验。“猛想着旧欢娱,止不住泪痕交”,唐明皇夜雨闻铃,余音袅袅。洪昇醉意更浓,跌跌撞撞走向行舟,竟然一脚踩空,落入水中。船家大声呼救,一阵东风吹过,船里蜡烛尽灭。这位落拓半生、穷愁困顿的剧作家就此溺水而死。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0日 22:13

财是老大,色是老二

“先生与独秀先生所论《金瓶梅》诸语,我殊不敢赞成。我以为今日中国人所谓男女情爱,尚全是兽性的肉欲。今日一面正宜力排《金瓶梅》一类之书,一面积极译著高尚的言情之作,五十年后,或稍有转移风气之希望。此种书即以文学的眼光观之,亦殊无价值。何则?文学之一要素,在于‘美感’。请问先生读《金瓶梅》,作何美感?”一九一八年,胡适在写给钱玄同的信中如是说。那一代学者,出于改革旧中国的热望,对于中国旧小说,总先抱怀了一种批判的眼光,认为不如西方小说之精深。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3日 11:47

此辈只知爱钱

武大死后发送这回,可谓曲尽中国社会里人情的“潜规则”。一众街坊于金莲和西门庆之事,个个心知肚明。此时众人都知道武大死得不明。然而大家都做了“沉默的大多数”,真正是“莫管他人瓦上霜”。其中的重头戏落在团头何九身上。有上一回垫底──王婆提醒西门庆团头何九为人精细,怕他找麻烦。

西门庆约何九到酒店里说话。上来便示好,请何九上坐。两人推让了一回,西门庆吩咐上好酒菜品。帷灯匣剑。何九果然精细,知道这酒必有说道。饮酒多时,西门庆单刀直入,摸出一锭雪花银子要送给何九。何九如何敢受,只说无功不受禄。西门庆要他殓武大尸首,“一床锦被......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