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一入江湖岁月催

一入江湖岁月催

(除了开头的三段,后面的两节是十来年前的文字,当时是代人就急所作,前段加了一个小引,成了一篇不同的文字。因上一篇文章提到杨康和穆念慈,贴上,以志热爱武侠的岁月。)

久远以来,江湖中有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器“伤心小箭”──以情为弓,以爱为矢,伤心人练伤心箭,人伤心,箭更伤心,一种专伤人心的箭。

传说,那些被“伤心小箭”射中的人,唯有服下“穆杨草”,方可解伤心之毒。

传说,“穆杨草”长于绝壁之上、数百年前的江湖人物穆念慈和杨康坟墓之畔。该草以甘露滋养,得到的人只要以自身鲜血浇灌,那草便开出紫色的花朵,拈之微笑,身上毒性便瞬间消失。

(一)

我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是在中都北京。

为了找到我妈妈和兄长郭靖,我爹爹出了一个主意。不用说,你也猜得出来,就是戏文里成日里说的“比武招亲”。你想,爹爹是个粗野的江湖汉子,还能有什么权谋!私下里,爹爹也会抱怨自己无用,只能拿我作幌子。然而我倒是一点也不介怀。咱们江湖儿女,什么都得放下,也不容你放不下。俗语道:未入江湖想江湖,一入江湖怕江湖,我怀着初恋般的情怀踏入了江湖的那一日,就早已忘记自己是个娇滴滴的女儿家了。

然后,我就遇到了他——阿康。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被他抱在怀里;一秒钟之后,我爱上了他。爱情就这么突如其来,让人防不胜防。

他说:“让我亲亲你好吗?”

我很羞涩,但是我毫不犹豫地闭上眼睛,让他温柔的嘴唇贴在我处子的莲花般纯洁的红唇上。那一刻,我知道,今生今世,我就是他的人了,无论他是大奸大恶,还是至诚至勇;不管他爱我弃我,我都会念他如昔。

所以,那夜,在铁掌山上,被他抱在怀里,渐渐地被他灼热的眼神融化了,任他一件一件褪去我的衣衫,任他温柔地摩挲我每一寸肌肤,任他在我的体内腾挪跌宕,仿佛亘古以来我们就纠缠在一起。那时我就预感到,那会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欢合。

因为我是个命运不好的女人,生下来的时候,父母就死了;然后跟着义父,义父也死了。即使我得到了爱情,也不会长久。命运总是在我生命中制造一个个意外的死亡事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是对我卑微生命的惩罚,还是造化弄人的难解之处。要是平常的女子,大概早已对生命失去热情,可是我知道,这就是命。

我命由天不由我。

我找到了在暗夜中漫舞的勇气。那就是在烦恼的时候对着天笑一笑,我忧郁的面孔就会像一朵花以极快的速度绽放了开来。我知道,快乐不是目标,而是感受。就拿爱情来说,那一刻的心动与那一夜的冲动都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然而常人往往不能了解这一点,即使聪明如黄家妹子,也痴陷于与郭靖大哥的天长地久的盟誓之中,不能勘破。

我和阿康分手之后,不久就听到了他的死讯。命运又一次对着死亡开放。我带着我和阿康的儿子到他的坟头,一酹。

我叫穆念慈,不知道是不是爹娘老早就知道我的运数,希望我即使面对命运的不公,也能记住上天给我勇气的怜爱,所以为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二)

“阿康,你太令人失望了!”

这是我出生以来听得最多的一句话。说这话的人有父王、母亲、师父,以及后来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生身父亲,一个叫郭靖的自称是我义兄的傻小子。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往往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或者做错了什么事,或者干脆就是觉得我的思维不合他们逻辑。

他们总以为自己正确无比,而我只有俯首听从。可是他们没有料到这个叫杨康的年轻人不仅不是一个世故的小老头,还是一个长着锋利牙齿的小老虎,有自己的逻辑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感情。我比他们更懂得这个世界的真谛。我常常喜欢躺在王府花园的草地上,凝望着天上的云彩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可是,不变的是天空,依旧是太阳、月亮、星星、彩虹、雾霭。这不是比那些所谓的国家民族大义皇帝门派江湖更真实吗?

父王以为自己已经很强大了,强大到能够左右一个人(譬如母亲)、一个国家甚至世界的命运,可是他不知道,他把自己抬得愈高,就愈是寂寞,一个人一旦寂寞了,一切的一切对他就没有意义了。母亲天性怜老惜贫,可是她不知道,一个人一味的对别人好,其实就是对自己不好,一个对自己都不好的人,怎么能称得上一个慈爱的人呢。至于那个脾气暴躁,性子傲慢的师父,以为为别人做了点事,就是对那个人一辈子的恩惠,要别人一辈子都记着报答,可是他不知道,自以为是的恩惠,反而会害了一个人的一生。最可笑的是自称是我父亲和义兄的人,他们以为那个名称就那么重要?在你二十余年的人生里他们仅仅是一个“存在”,有一天,当你长大了,告诉你他们就是那个“父亲”、“义兄”的“所指”,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丧失了“父亲”、“义兄”的“能指”。他们没有出现在我此前的生命里,注定也不可能仅仅以一个高尚的名义出现在我此后的人生里。

因为我是杨康,一个不为名义而活着的人。

就像那次“比武招亲”。顺便说一下,这又是那些活在名义下的人们发明的一个噱头。当那个温柔娇俏的姑娘倒在我怀里的时候,我想的就是,和她喝点小酒,调调小情,慢慢褪光她的衣衫,慢慢的摩挲她凝脂般的肌肤,慢慢……在铁掌山上,我做了第一次见到她就想做的事情。不同的是,我真正做的时候,是怀着情爱的,那是一个男人对爱逾生命的女子的情爱。这也是真正的杨康,把情感看得比承诺、道德、大义重上一千倍。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