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一个貌似有德性的妓女

一个貌似有德性的妓女

(插播:各位看官,我的历史新文章刊发于腾讯·大家,因版权限制,不能贴在博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一观。谢谢!秋水谨叩!)
第十一回最见人情的一种愚痴之处。
潘金莲正得宠,她的丫头春梅也被西门庆收用,主子奴才赫赫扬扬。偏偏有个不识趣的撞上去。西门庆的第四房妾孙雪娥,也是丫头出身,是他原配的陪嫁丫头。第九回金莲曾留意,她“五短身材,轻盈体态”,她还有一手好厨艺,“能造五鲜汤水,善舞翠盘之妙”。她为人粗蠢,嫉妒金莲得宠,却不像其他妻妾那样会掩饰。
此回开首便是春梅因受了金莲的气,在厨房里捶台拍凳消气,孙雪娥讥讽了几句,结果被春梅迁怒于她,回去挑拔金莲和她治气,伏下了后面的“激打”。世上多少人祸起于多嘴多舍,幸灾乐祸。
其实,何止是孙雪娥,玉楼自然也是心有怨气。金莲和玉楼在花园里下棋作耍,西门庆来家,“看见二人家常都带着银丝䯼髻,露着四鬓,耳边青宝石坠子,白纱衫儿,银红比甲,挑线裙子,双弯尖趫,红鸳瘦小,一个个粉妆玉琢”,玉楼晓得自己是多余人,抽身便要走,才被西门庆拉住。她又眼见金莲撒娇弄痴,而西门庆偏又受用,心里是何等想法,自然可知。唯她耐于忍受,面上并不露出来。然细心来看,她又每每在金莲面前,用一二言语,助长金莲的情绪。这正是作者的深心之处,守分的玉楼,常常借着热情的金莲的力量,来实现心底的一些愿望,或排遣无聊时日。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年龄大,容貌平常(和其他妻妾比),故而凡事不出头,平日一副老成持重的端庄模样,只和金莲结盟。
孙雪娥则太没眼色。她在吴月娘房里一席话,更是招致后来的一系列祸端。她先是说金莲拦霸汉子,背地里无所不为,又抱怨春梅在月娘房里“着紧不听手,俺没曾在灶上把刀背打他!娘尚且不言语”,然而如今“伦到他手里,便娇贵的这等的了”,她本意是要挑起吴月娘的不满,孰料被金莲尽听了去。
一直到第九十四回,这一通话方发作。孙雪娥落在守备府奶奶春梅手里,让她做酸筍鸡尖汤,做好了嫌淡嫌咸,纯属找茬,终于逼得雪娥悄悄说了句:“姐姐,几时这般大了,就抖搂起人来。”结果被春梅卖入娼门。这都是第十一回里她那话种因结果。古人说“贵易交,富易妻”,往往也是昔时的朋友、夫妻,常会以“几时这般大了,就抖搂起人来”想激,不知时位移人,此等话最招人忌,遇上心窄性急之人,便会招惹来祸事。
 
金莲挑舌,激得西门庆打了孙雪娥。但在这场争夺男人的斗争中,没有赢家。没有多久,在花子虚家的酒宴上,西门庆又被乖觉伶变的妓女李桂姐吸引。先是殷勤送她家去,又被应伯爵、谢希大两个结拜兄弟撺掇,要梳拢(指妓女第一次接客伴宿)这女子。
在第一回里,这件事便已经伏下。西门庆问应伯爵这几日在哪里,应伯爵似有意似无意提及桂姐标致,和要寻好子弟梳拢的意思。金瓶此书的一大好处,就在并不无端起一人,大篇幅写一人,其人总已影影绰绰,伏于前面文章之中。作者作文之起伏层次,贯通气脉,在在令人叹服。
我读第十一回李桂姐故作清高之状,不禁笑出声来。西门庆请她唱南曲,在座的人都看出了他要梳拢桂姐的意思,“那桂姐坐着只是笑,半晌不动身”,她姐姐桂卿帮腔:“我家桂姐从小儿养得娇,自来生得腼腆,不肯对人胡乱便唱”,简直就是高推圣境。好笑的是,之前在花家酒宴上,桂姐才对西门庆表扬自己的孝顺,家里只靠着她逐日出来供唱为生。直到西门庆拿出五两一锭银子来,放在桌子上,并许诺再送几套织金衣服,“桂姐连忙起身谢了。先令丫鬟收去,方才下席来唱。”一个“先”字,意味全出。而她的唱词里也狠狠地自抬了一番身分,“举止从容,压尽勾栏占上风。行动香风送,频使人钦重。嗏!玉杵污泥中,岂凡庸?一曲宫商,满座皆惊动。胜似襄王一梦中,胜似襄王一梦中。”
偏偏西门庆很吃这一套,“欢喜得没入脚处”。大概一个貌似有德性的妓女,其对男人的吸引力远超过一个良家妇女或者一个沉沦的妓女。而李桂姐和她的姑姑李娇儿,皆为色中之财,简直无半点情分。桂姐结交其他嫖客惹西门庆吃醋,西门庆一死,李娇儿则拐财遁走。 桂姐唱曲之际,“袖口边搭剌着一方银红撮穗的落花流水汗巾儿”,想来颇风情旖旎,轻扶罗袖,摆动湘裙,也难怪西门庆欢喜。
第十五回里,虔婆称赞西门庆“眼里见得多,着紧处,金子也估出个成色来”!可惜,这位浪荡子于女人的成色,往往估量失措,很容易便被女人操纵左右。在下一回里,他的这个特点表现得格外明显。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