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雪在烧

雪在烧

水浒杂记(一)

通部《水浒》,我喜欢看的桥段有限,金莲雪天戏武二这段,入情入景,亲密中隐含暧昧,热急却面临抗拒。

此前做的好文章。武松景阳岗打虎,威震地方,就在阳谷县做了一个都头,正巧碰到了避祸到此地的兄长。潘金莲初会武松,“叔叔”叫了二十一声,心头、眼底,总是只有一个叔叔在。

其日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那妇人推起帘子,陪着笑脸迎接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忧念。”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双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上。解了腰里缠带,脱了身上鹦哥绿纻丝衲袄,入房里搭了。……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条杌子自近火边坐地。那妇人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却搬些按酒果品菜蔬,入武松房里来,摆在桌子上。”

这里细细描摹武松的衣着和举止,自是金莲眼中看来。她一副热急心忙,对衬着后文冷面冷心的武二。

所谓纻丝,俗名缎,宋代以前没有缎字,南宋《梦粱录》里说:“纻丝,染丝所织诸颜色者,有织金、闪褐、间道等类。”明代缎织物取代锦的地位成为最主要的高级衣料。武松新做了都头,自然和在柴进家里避难时的褴褛汉子不同。

武松这人,不像一般鲁莽的梁山好汉,和石秀一般,也是精细的人。来了数日,他也曾送潘金莲一匹彩色缎子做衣裳,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按情理推测,想必武大从未曾送她这样好的衣料。如今天上掉下一个英俊高大的英雄叔叔来,潘金莲要是不动心,也不是常情了。

武松外出穿的“油靴”,是当时官吏在雨雪天出行穿的带钉雨靴,鞋面上敷上桐油可以防水防雪。自宋初至清,鞋为便服,靴为礼服。故而武松回家后换了双袜子,穿了暖鞋。

不知作者有心还是无意,武松穿的是鹦哥绿色的外衣,在雪天里,炉火边,果然是衣冷心冷。《水浒》里未曾写潘金莲的着装,只是用了一个套语“酥胸微露,云鬟半軃”。定是那匹彩色缎子裁的好衣裳,我猜。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