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眼里心中都有一个妖娆的妇人

眼里心中都有一个妖娆的妇人

《水浒》杂记(二)

然而武二果然心冷么?

由《水浒传》敷衍而来的《金瓶梅》中,武二的名头,是从西门庆的结拜兄弟应伯爵口中道出来。他们一块儿出来看“打虎的”,但见:

雄躯凛凛,七尺以上身材;阔面棱棱,二十四五年纪。双目直竖,远望处犹如两点明星;两手握来,近觑时好似一双铁碓。脚尖飞起,深山虎豹失精魂;拳手落时,穷谷熊罴皆丧魄。头戴着一顶万字头巾,上簪两朵银花;身穿着一领血腥衲袄,披着一方红锦。

这里,武二穿的是血腥衲袄。“暗示着他的暴烈与金莲的血腥结局”,田晓菲在《秋水堂论〈金瓶梅〉》里做如是解释。衲袄似应是一种大针粗缝行过很多趟的袄。后文里金莲雪天戏叔,他穿的则是鹦哥绿纻丝衲袄,红绿相映,却是一段花团锦簇的文字。

田晓菲虽有过度阐释之嫌,对此处文字的解释倒颇精微妙致。《金瓶梅》里两人初见:武松见妇人十分妖娆,只把头来低着,“可见武松眼里心中都有一个妖娆的妇人在,不止是一个嫂嫂也”。武松是善于低头的,《水浒》里亦写了他两次低头处:一次是初见,潘金莲管待他吃酒,“一双眼只看着武松的身上”,武松“吃他看不过,只低了头不恁么理会”;一次是雪天戏叔,金莲用言语调戏,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低头是很易引发人怜爱的一种举止,张爱玲《倾城之恋》里,白流苏就因为这一颇有中国风韵的“特长”,引发遥遥在海外崇拜故园的浪子范柳原迷恋。武松若真是心无他念,纯净如雪,就不该到了八九分的份上,把头低了,合该在三四分的时候,就找个藉口离去,或是七八分上就发作也好。

有心的读者,很容易在这一段里看出叔嫂二人的亲密和默契来。武松不耐烦县里的相识一起吃饭,大中午的,明明晓得哥哥不在家,跑回家和嫂嫂烤火对饮,是何居心?后文孙二娘暑月坐店一段,武松风言风语,看得出他不是于此道疏松的人,再者江湖厮混惯了,又不是李逵,多少也是个人精儿了。如此这般,说得严厉点儿,其行为迹近“残民以惩”了。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