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你真个要勾搭我?”

“你真个要勾搭我?”

水浒杂记(三)

《水浒》里的潘金莲真是个“不戴头巾男子汉”,敢做敢当,对武松一见倾心,便百般陪小意儿,千般的献殷勤,遭了武松一顿难堪,也能作出许多“奸伪张致”来。后文和西门庆偷情,西门庆作三作四,倒是金莲快性,“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西门庆这无赖,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生”,潘金莲“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竟是“我勾搭了他”,而非“他勾搭了我”,泼辣之极,热烈之至,我在《红楼梦》里的尤三姐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

但是奇怪的是,二人初见,这样关键的相遇,竟然丝毫未写到穿着体态等等。在冬已将残,回阳微暖的一天,潘金莲惯常去收帘子,关门。不想手里拿的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正打在路过的西门庆头巾上。西门庆正待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是个生的妖娆的妇人”,怒气就钻到爪洼国去了,变作笑吟吟的脸儿。这里只用了“妖娆”两字写西门庆眼中的金莲。武松初见潘金莲,亦有一段韵文,说她“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可知潘金莲真是一妖娆至极的妇人。西门庆一双眼只在妇人身上,临动身也回了七八遍头。我很好奇,作者会写到他“踏着八字脚去了”这样的细节,却吝于描摹一字金莲的衣着。后文王婆作局,二人在王婆家再会,亦不曾涉及衣饰,只是两人互相行礼。唯有当西门庆施行“拂箸功”,故意拂落筷子,去捡拾时,“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

贾宝玉初见林黛玉,亦是只看到她的品貌,衣裙妆饰都不曾提到,一者因为二玉尚小,一者是宝玉眼中不屑之物。

品度作者的用心,却是正欲凸显这“五百年的冤孽”相撞,两人之间情丝合扣,再容不下多余的观照。间中忽插入王婆的一句话,似一闲笔,荡开了画面。这里写的真好,固然没有写此时金莲的容貌妆饰,却给读书的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不妨化身西门庆,想象一下在帘下被潘金莲失手打中,回过头来看,是一位妖娆妇人……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潘金莲。假如武二还在阳谷县,假如不是他吩咐哥哥迟出早归,假如不是王婆这个马泊六作局,也许潘金莲不会杀夫,武二不会杀嫂。人生若只如初见,潘金莲和武二的相见,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相遇,难道不是一段很美好的遇合吗!当然,这样温婉感伤的气质,绝对不适合《水浒》这部暴力和血腥之书。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