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纪念一个作家,最好的方式是读他的作品

纪念一个作家,最好的方式是读他的作品

1.现在我常有这样的感觉: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我想那必是不由分说。但不管是什么时候,我想我大概仍会觉得有些仓促,但不会犹豫,不会拖延。

2.我的躯体早已被固定在床上,固定在轮椅中,但我的心魂常在黑夜出行,脱离开残废的躯壳,脱离白昼的魔法,脱离实际,在尘嚣稍息的夜的世界里游逛,听所有的梦者诉说,看所有放弃了尘世角色的游魂在夜的天空和旷野中揭开另一种戏剧。

3.沟通是我至死的欲望,虽然它总是在梦想之域跋涉。所以,我又知道:永存梦想的人间,比全是现实的世界,更能让我坦然面对死──这就像你在告别故乡的时候,是仍然怀念她,还是已经不想再来。

4.人不可以逃避苦难,亦不可以放弃希望──恰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上帝存在。

5.大约就是从那时起,我非常地害怕了“我们”,有“我们”在轰鸣的地方我想都不如绕开走。倒不一定就是怕“我们”所指的那很多人,而是怕“我们”这个词,怕它所发散的符咒般的魔力,这魔力能使人昏头昏脑地渴望被它吞噬……

6.爱如果是你的心愿,爱已经使你受益,无论如何用不上大义凛然。

推荐史铁生《灵魂的事》,天津教育出版社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