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和房子谈恋爱

和房子谈恋爱

下面这篇是2010年1月11日我写的一段话。一年过去了,物价涨得让人发疯。你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写字赚下的银两,存银行里,原本可以买一卡车苹果,如今只剩下一小推车苹果了。

谁动了我的苹果?哼哼,现在连房子也要动了。。。

在我常去的一个博客上看到推荐诺拉·伊弗朗2009年的电影《朱莉和茱莉娅》,虽然忙得恨不能有双份白天和黑夜,我还是在网上看了这电影。我更喜欢朱莉娅,她是如此强壮而满足。朱莉娅和丈夫在中国相识(他丈夫是外交官),她比他高出一大截。四十年代他们住在巴黎,她喜欢做饭,上烹饪学校,中午回家给丈夫做饭。丈夫享用美味之后,两人做爱,下午接着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茱莉娅的生活真是夸张而浪漫。当然啦,谁让那是巴黎呢。巴黎是美国人的天堂哪。现代朱莉就得面对工作上的压力,做饭貌似也是为了博客点击率,缺失了那股子真心热爱劲儿。

我顺势找出了伊弗朗那本薄薄的小册子《我的脖子令我很不爽》。她的写作文风确实轻松幽默,适合这个时尚为王的年代。她说出了许多女人的烦恼,当然,夸张随处可见。在《别和房子谈恋爱》里,她说:“我真的相信在我生命最低潮的时候,曾经被一栋建筑物救活过。”接着,伊弗朗承认自己太夸张了。

这对我可一点儿也不夸张。三年前,我一踏进现在的这个房子。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红日西垂,暮光点点,投在红棕色的地板上。我一下子就晓得了,从里到外都晓得,我要定这房子了!一见钟情是从来就有的。然后在五分钟之内,我和房主谈妥了(就是没怎么侃价,只是象征性地降了一点点)。我的闺蜜今年才跟我说,她当时真觉得贵了,可又不敢说,怕我心里不快。

“如今看来你真是有魄力呀!”她说。我也恨不得摇身一变,变出一个人来,摸摸我的脑袋,赞美我如何英明。神武就算了吧,无论如何,我这辈子都不会神武了:)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绝非空穴来风。最近我频频接到房产公司电话,问我有没有要转手的意思,总之就是房价比我买的时候已经涨了两倍多。我当然说不卖。挂了电话,心里就开始盘算,如果我可以找到一个喜欢的男人,我们可以搬到郊区,租个院子住(据说很便宜),这个小房子就当城中度假屋。当然,如果我孤独终老,也可以搬到郊区租个院子。可是这样一来,似乎就是假装浪漫了,不过显得更孤独罢了。

看出来了吧,我不会和这房子分开。当年也有朋友劝我别买,把钱投进股市或者买点基金,赚得更多。尽管我对人的看法被重重打击了,还是坚信对自己的看法没错。我就是一个黄世仁式的地主老财。那些虚头八脑的所谓虚拟经济,我才不相信呢。我只相信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我坐大地上/看着大地,/看着青草/看着蠓虫/看着浅蓝的花朵/你像浅蓝的大地,亲爱的/我看着你,我像土耳其诗人希克梅特一样坐在大地上。事实上,我是坐在地板上,心里想着“从此我不再希求幸福,我自己便是幸福”。当然,这快乐的房子也是幸福的一部分。

小区对面花店老板娘把五支粉色玫瑰递给我的时候(回家她们被插到一个酱黄色的罐子里,敏捷的人很快就能想到,那是超市里加饭酒酒坛),总是少收我的钱。我在菜市场有一个固定的摊位,其实就是我总是去那家买菜。喜欢听老板娘嫩嫩地说,“好久没看见你来啦”,我有时候会分不清是姐姐还是妹妹。姐妹俩都长得非常甜美。实在饿得不行,而冰箱空空之时,我可以在两分钟内冲到楼下,在1秒钟内走到门口小卖店,买一包一块钱的花生米,塞到饥饿里去。

我喜欢在冬天昏黄的下午,到我那小小的厨房里,煮上点什么。有时候是苹果水,有时候是糖水,或者只是一壶开水。坐在阳台上,冲一壶茶,慢慢喝。看着外面朔风渐起,大雪纷纷扬扬,越下得猛了。

有一天,我那闺蜜来闲坐。我们俩对坐在阳台上,饮茶聊天。像两个贵妇人,悠闲地度过了一下午。她一向挑剔无比,看着外面的余晖,悠悠地说:“你这样生活,很好,我就放心了。”

滚水满溢过了小小茶壶。

要是能把房子抱起来使尽儿亲吻一下多好啊!

我们这会儿,爱情会随着时间渐渐淘空,最终成了负资产。如果你和房子谈恋爱,不知不觉中会发觉不断增值。

不过这不是爱情。但是,你总得爱点什么吧。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