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三百年来伤国乱(七)

三百年来伤国乱(七)

前往日本马关议和的代表团正行驶在日本海海面上。在帝国通往京师的官道上,成千上万名身穿蓝色长袍的文人们正在匆忙赶路。
   帝国文人们被国家不幸的消息震晕了。上海一个叫林乐知的传教士在他的报纸上公布了全权议和大臣李鸿章和日本谈判的谈话记录和往来文件。这份报纸的发行量随之激增到4000份,为当时各刊物之首。康有为也是它的忠实读者。
    康有为和他的学生梁启超发动了参加考试的举人们,他们要向政府递交一份请愿书,反对中日签订和约,要求帝国进行最深刻的变革。
输在日本手上的那场没有预料到的海军大灾难,震惊了许多文人和官员。在帝国文人圈中,引发一种对于西方学问的新的敬意。 “整个中国,书籍生意大幅增长,连印刷机都跟不上这步伐,中国终于苏醒了。” 美国传教士傅兰雅说。
    《中外纪闻》《官书局汇报》《时务报》《湘报》,帝国知识分子们正在掀起了一个全民办报的热潮。木刻、石印,类似大传单的东西满天飞。由知识分子和官吏们发起的学会已经有50多个。最有名的“强学会”,会员都是高层知识分子和各级官员,甚至一些洋人也入了会。居住在奈良寺的李鸿章也像翁同龢一样想捐5000银子入会,结果被骄傲的帝国文人们给拒绝了。
    变法!变法!变法!
    年轻的光绪皇帝热血沸腾了。
    帝国的皇帝恨不得一天之内让他的天下焕然一新。在短短103天里,发出了七十多条涉及经济体制改革的变革令,文教变革令八十多件,政治变革令则多大九十多件。鼓励民间工商业投资,发展铁路和矿业,改革考试制度,要求王公贵族们出国游学,撤销诸多衙门,鼓励官民论政……
    帝国的变法匆匆忙忙地开始,匆匆忙忙地结束了。这场变法的策划人,几个激进的知识分子和年轻官员们逃得逃,死的死。康有为、梁启超成功出逃,谭嗣同慷慨就义,杨锐、林旭、刘光第也一起罹难。
    这也许是注定要失败的一场变革。尽管事后当事人用颇有戏剧性的说法,归罪于袁世凯的告密,但这场一开始便没有主要力量支持的变法,就像种在没有土壤的花盆里的花儿,注定会夭折。单凭底层知识分子们的一腔热情已经浇灌不了这太过贫瘠的土地了。西方化了的口岸知识分子和士大夫知识界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文化鸿沟。大多数的传统士大夫仍然生活在他们自己传统的精神世界里。
    然而大清帝国的统治者们可能也并未想到,这次扼杀直接把知识分子们推到了暴力革命的那一面。
    戊戌变法失败后,皇帝孤零零地被囚禁在皇宫西面的瀛台。他宠爱的妃子珍妃也被打入了冷宫。在19世纪的最后一个月里,帝国官方声称皇帝病得很重。洋人们表示怀疑。驻华公使们联合提出派外国医生,用医学领域里最新的科技成果,为帝国皇帝检查身体。
    年迈的李鸿章则再次迎来朝廷任命的诏书,他将到距离京城十分遥远的南方出任两广总督。 两年后他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他一生中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达权力的高峰。史无前例地,慈禧太后向全世界宣战后。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把珍妃扔进了皇宫冷冰冰的井里,带着光绪狼狈逃亡西安,途中发出一道道谕令催李鸿章北上收拾她一手造就的烂摊子。
 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可以看作是几十年在和西方相对抗中民族情绪的总爆发,或者说是一个自大的不开化的民族的盲目反抗。但朝廷的情绪化戏剧化的宣战,却使一场灾难以挑逗开始,以惨烈告终。
负责签订空前屈辱的城下之盟,令多年搞洋务的李鸿章迅速衰老,他在条约签订的两个月之后,背着“汉奸”的骂名寂寞死去。签约后,他在给朝廷的奏章中写道:
臣等伏查数十年内,每有一次构衅,必多一次吃亏。上年事变之来尤为仓猝,创深痛巨,薄海惊心。今议和已成,大局少定,仍望期朝廷坚持定见,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可渐有转机。譬诸多病之人,善自医调,犹恐或伤元气,若再好勇斗狠,必有性命之忧矣。
    皎洁的明月照耀着大清帝国,宫殿巍峨,古木参天,城墙绵延,夜市繁华。
    但是,离结局已经不远。

(完)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