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楠溪江行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楠溪江行

因为谢灵运,晓得了永嘉。终于在今年5月初,去了楠溪江,领略了一番永嘉的山水。

1.楠溪江村落最好的建筑是祠堂,书院。「耕读传家」是传统的生活理想。

2. 衣冠南渡对南方影响极大,人文,教育,在这些晚唐即有的村落印迹很深。如今大都损毁,唯每村所见教堂,信仰流转,令人叹息。

3.访苍坡,坦下,埭头。在埭头为一大屋心动。苔痕上阶绿。院落生机无限。古人建村,皆有规划。唐宋遗风,耕读传家。山起西北,水归东南。长街短巷,卵石寨墙。公共建筑和活动中心,承载礼乐教化,休闲时光。形局饱满匀称,生命跃动,中国人亦曾有如此这般幽雅的生活空间。反观新建筑几乎粗暴而无美感。

4.喜欢什么建筑,实在喜欢的是建筑背后所体现的生活方式和审美意趣。那么是否可说今日已不知美为何物?夸张,炫耀,人工景观刺破自然的谐和。杂乱取代参差之美,对自己生活的环境没有了长期细致的观察和品味。这是人心粗鄙化和文化运动化的结果么?

5.在好几个村口都看到树。这才解得何谓「大」树。团团的,浓浓的,似乎可以笼盖整个村庄。村人憩息其间,夏日可消永夜。从前游子远归,遥遥的便可看到。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