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世界太乱,还是谈谈风月吧

世界太乱,还是谈谈风月吧

大部分人面对爱情的时候,容易成为一个宿命论者。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排除近乎一半同性别的人,年龄差距和洲际国别差距,可能有几千万甚至上亿人有成为我们爱人的可能。此时我们难免会以蚂蚁的眼光仰视我们的爱情上帝。尽管大部分人不得不和无法彼此深刻理解的人共度人生,却不能放弃找到自己灵魂伴侣的深层梦想。在这个梦想里,我们领悟和被领悟,彼此深信不疑,有如人类历史上最幸福的人。

几年前十月黄金周的一天,附近公园锣鼓喧天,节日的狂欢让人迷失在短暂的停顿状态。我刚刚搬家,正在把上千册的书按照基本的分类放到我的书架上。一本书宿命般地从我手里一垒古代小说中滑到了地板。我俯身拾起它,发现它掉在地面上的时候,打开的那页正好翻到一个故事《赵太祖千里送京娘》。这个故事我以前就读过,并且还听过据此改编的昆曲《南唐遗事》和折子戏《千里送京娘》。但此刻我还是被这种偶然所吸引,坐在地板上再次开始一次奇妙的阅读旅程。

未发迹的赵匡胤无意中救了一个被强盗劫掠的女子,千里徒步相从,把她从太原送到了家乡蒲州。按照小说里的说法,他们从太原经介休、灵石、曲沃,终于抵达蒲州(永济)。按照现在从太原到永济的火车距离,是468公里。京娘骑着千里名驹赤麒麟,赵匡胤步行,晓行夜宿,餐风饮露,穿越西部蓊郁的浓墨山水。在汾河之阴的介山,他们险境横生,先后遭遇两伙强盗。这一路行来,京娘眼见赵公子任侠勇敢,威风凛凛,少女的一颗心就系在他身上。

清油观相救的场面令人想到童话故事里的被恶龙看守的公主,等候一位英俊的王子前来拯救她。可惜这位王子自许甚高、胸怀大志,一路上爱慕渐深的的京娘,放下一个深闺少女的羞涩,希望用自己温暖的肉体融化坚硬的义气。想象一下,那暮色旷野中,两个人行走在起伏的河谷平原,脉脉斜晖笼罩下似乎是两个金色的光圈。这旅程,令人想起历史上伟大的回家故事。奥德休斯受诸神戏弄,攻陷特洛伊后十年漂泊始得归家,而在这十年之中,他那忠贞的妻子,为了拒绝形形色色心怀鬼胎的求婚者,使尽了手段。

京娘使出了一个少女所能想出的全部手段,报恩的念头渐渐让位于仰慕和爱恋。她不知,每向家乡迈进一步,她离死亡就更近一步。她无法预测死亡在旅程的终结处等候着她。

这个故事蕴藏的丰富涵义,每每令我神游。如同众多爱情宿命论者,京娘一定以为他们的相遇是写在上天徐徐展开的命运卷轴之上,然后情不自禁对未来做出种种期许。然而作为一个宿命论者,常常要接受偶然性的无情袭击。也许京娘只是碰上了一个不恋私情的家伙,尽管这位大哥有时会让人想入非非,比如抬一桌酒席,说:“愚兄一路不曾做得个主人,今日借花献佛,与贤妹压惊把盏。”;尽管后世人会对此做出合理性的想象,让这位赵大郎在黄袍加身贵为天子之后感慨“为江山销铄了柔情”,怀念起那个温柔娇美的小京娘。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