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神仙沙龙女主人

神仙沙龙女主人

心理学家荣格曾说每个男子心灵深处都有个女性的形象。这个女性的形象,有不同的层次,比如本能的生物学层次,比如美学层次,又比如牺牲奉献层次,智慧层次。在吾国漫长的男性主权时代,这些层次是被简化了。龚鹏程先生评价说:“中国文学中,女人的形象大概不是母亲就是情人,而这些情人的行为状态又老是令人疑心那里总有些歌妓的影子。”

倒也不尽然。初民时代我们也颇能欣赏女性刚健自主的外貌和精神。只是在后来不断的书写过程中,逐渐褪掉了平等的底子,诠释变成了男文人们的集体意淫。西王母就是这样一个被改写的女性。

据西晋时出土的竹书《穆天子传》里说,在遥远的古代,我们伟大的帝王已经游行天下。周穆王一度到达了帕米尔高原,和当地的氏族首领西王母演绎了一段短暂的恋情。有位想象力非常丰富的历史学者甚至认为,这位西王母就是《圣经》里所说的示巴女王。两人互赠礼品,周穆王在瑶池设宴感谢这位女王的盛情。女王即席间唱了一首《天子谣》: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

道里悠远,山川间之。

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周穆王有感于此,回应了一首: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这决不是后世文人妓女酒席间逢场作戏的酬唱,女的说,虽然我们相距遥遥,但只要你健康长寿,希望还有再聚首的一天;男的说,等到万民和顺,三年之后,我将回来看望你。彼此劝勉,很有一种感发的力量。可能是国家没有治理好,或许是周穆王渐渐淡忘了西方的这位女王,总之,他后来是没有再回去的。后世文人就在此大做文章,替西王母抱不平。感伤的诗人李商隐曾经质问过: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这个故事的精神内涵已经发生了逆转。

但据《山海经·西山经》里的描述,这位美丽的女主,其实“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这位长着豹子尾巴和老虎牙齿的女王,主管着上天灾厉和五刑残杀之气;她用玉胜簪绾着一头蓬发,动不动就发出啸声,大概不会倚窗做怨妇状,倒是货真价实的“野蛮女友”。

到班固著《汉武内传》,野蛮女友一跃而为三十上下容颜绝世的女子。 “西王母七夕降武帝阙庭。东方朔于朱雀窗中窥之,时王母以桃七枚献帝,帝欲留核种之。王母笑曰:‘此桃千年生花,千年结实。’指方朔曰:‘此儿三偷桃矣!’”。这则是典型的“神仙姐姐”心态了。民间故事里充斥这这一类的幻想,可视作吾国男子想不借助超自然力量获得现实利益的白日梦。

宋人《太平广记》卷五十引《纂异录》,记载田璆、邓韶二人中秋外出赏月,被仙人引入仙境,亲见西王母宴会周穆王、汉武帝的场面。宴会上刘纲、茅盈作侍者,麻姑弹筝,谢自然击筑,丁令威唱歌,王子晋吹笙以和。历代神仙们济济一堂,西王母则尽享这神仙沙龙女主人的风光。这种恢弘阔大的气势,只有《再生缘》里 “丽君虽则是裙钗,现在而今立赤阶。浩荡深思重万代,惟我爵位列三台”的时刻,方可比拟。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