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庄秋水 > 汗巾子与同性恋

汗巾子与同性恋

《红楼梦》里写道同性恋的地方不少。作者的态度,除了挖苦薛蟠贾珍一干人等,其余欣赏居多。譬如宝玉和蒋玉函,第二十八回里写他们一见倾情,彼此交换汗巾子。“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宝玉用扇子上的玉玦扇坠送给蒋玉函作见面礼,而蒋玉函他的大红汗巾子给了宝玉表示亲热之意。那可是茜香国女王的贡物,北静王才刚送了给他的,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不过,宝玉换给蒋玉函的松花汗巾却是袭人的,便伏下了日后一段姻缘。

这条非比寻常的汗巾子后面还两度出场,推进故事发展。第三十三回忠顺王府的的长史官质问宝玉蒋玉函的下落,宝玉推说不知,那人冷笑,大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这流荡优伶的罪名,再加上别的勾当,害宝玉吃了一顿打。后来宝钗的丫头莺儿给宝玉打络子,宝玉又提到这条大红的汗巾子,莺儿说:“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的,或是石青的才压得住颜色。”

能让肌肤生香,不生汗渍,可见汗巾子是系贴身小衣的。也唯如此,交换汗巾子才显出两人关系的亲密暧昧来。汗巾,也便成为习用的爱情信物。五代十国闵人徐夤写过这样的诗句:鹤绫三尺晓霞浓,送与东家二八容。罗带绣裙轻好系,藕丝红缕细初缝。

三言二拍里一个特别动人的故事《蒋兴哥重会珍珠衫》,也提到这种明清时候用来系腰的“汗巾儿”。蒋兴哥外出经商,他的妻子王三巧儿寂寞度日,经不住一个老虔婆的引诱,和客商陈大郎有了私情。陈大郎不晓事,居然托他丈夫代为传递信物:八尺多长的一条桃红绉纱汗巾,又有个纸糊长匣儿,内羊脂玉风头簪一根。这桃红绉纱汗巾后来差点要了王三巧儿如花似玉的小命儿。

古人惯爱用这些表记信物敷演故事。明明只是生活中惯用的物件,偏偏附丽于一段美好的遇合故事,以《红楼梦》来说,一条汗巾子居然演义出这么多文章来。物质的精致中系着感情的似缕风华,这一份生存的踵事增华,偏偏今天的人动不动自以为是,似乎我们比古人的生活质量高了许多。自然,今天的王三巧儿想念蒋兴哥,只要拨个号码,立通音信。可是,王三巧儿照样会出墙。只怕,蒋兴哥未必有那个成全的好意,若不是早在广东包了二奶,便是法庭上为争财产吵个人仰马翻。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