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此时的上海,繁华程度超过了帝都北京。第一次次鸦片战争之后,上海作为五个通商口岸之一,十多年间,英法美租界相继设立。上海在中国城市中的地位骤然突出。上海对外贸易额迅速爬升,很快超过了广州。小刀会起义之后,到太平天国倾覆,数百年富庶无比的江南顿成一片废墟,因此上海租界成了一个“巨大的避难所”,江南的世家豪富纷纷投奔到上海的租界。来自各个省份的逃难者和淘金者,挤满了上海的街道。他们把外国商人租过去的土地再租过来,形成一个“再租界”。尽管从法律上说,租界土地的最终所有权属于中国政府。既然外商“永久租赁”了中国土地,做起了“二房东”。华人再从“永久租赁”者手上租过来,又成了“三房东”。

在房地产业和对外贸易的推动下,一座规模巨大的新的城市崛起,成为最畸形而又生机勃勃的帝国前哨。这个帝国东南的小小县城,变成了一座豪华的“十里洋场”。洋人们迅速在这片土地上建起了具有欧洲风格的建筑,成立了各种贸易机构和企业集团。在圆明园被毁之后的十年间,洋人们在帝国境内建立了40多家企业,仅仅上海就有25家。

 上海发展起来,发展得比悉尼或旧金山更为迅速;发展之快,有如肿瘤。─《出卖的上海滩》

那些怀抱着淘金梦的外国人来到上海,很难不沉湎于这远东殖民地的壮丽,这上帝眼中的索多玛和俄摩拉。为了拯救这罪恶之城里的罪人,传教士们也纷纷前来拯救迷途的羔羊。传教士林乐知正是怀抱传播上帝福音的宏大目标来到了中国,却迫于生计,做起了教书匠。

海面上刮起了清新的风,逆流而上的帆船驶过黄浦江面。这些帆船有五根桅杆,每根都挂着一面帆。一艘挂着红帆的船只,在阳光下,像是成熟的栗子树。又驶过一艘挂着外国旗帜的汽船。

外滩生机勃勃。形形色色的中国人穿着青布大褂,脑后拖着长长的辫子。高大的锡克族印度警察,表情严峻,头上带着鲜红的头巾。混杂在人群中的苦力们“嘿吆黑吆”,竹扁担挑着大包小包。外国水兵吆喝着人力车夫,不时拍打一下他们。

正是得益于上海已有的近代工业基础和较为开放的思想环境,帝国的封疆大吏李鸿章和曾国藩计划在上海建立军工企业,自己生产“坚船”和“利炮”。 曾国藩此前设立了安庆内军械所,试造枪炮炸弹。李鸿章自己也在上海设立了两所洋炮局,并从国外购置了一些机器。

造炮之法,先铸一实心大铁块,头大尾小,外如塔形。铸就后,锉削炮质,先定何处为炮耳,何处为浮线。外面锉磨光滑。然后用铁车对准中线。车空炮腹,由小而大,由浅而深……

帝国大臣写给北京总理衙门的信函,像是一份说明书,对炸炮、炸弹和蒸汽机作出最浅显的解释。在这封三千多字的奏章里,除了向帝国中枢讲解洋武器的制作原理,李鸿章开始探触到“洋器”背后的知识和技术背景。在当时泱泱帝国里,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世界上有蒸汽机的存在。就是李鸿章本人,彼时也许也未曾意识到蒸汽动力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

话题:



0

推荐

庄秋水

庄秋水

179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庄秋水,生于70年代,1998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微博:http://t.sina.com.cn/1403667177 好美服,耽逸乐, 热爱传统。

文章